我是清晨呐

小说故事汇

通灵影后:重生国民女神
作者:顾容容
女主:乔夏冉
男主:司黎墨
简介:学霸+女神+逆袭+异能+高冷禁欲男主。她,前世三次夺得影后桂冠,风光无限的超级巨星。只因错信他人下场凄凉,死后甚至没有一袭安葬之地。睁眼重生,乔夏冉缓缓勾唇,该还的债要还,今生,她定要那些伤她害她辱她谤她的人生不如死。意外伴随金手指系统重生,通灵算命,成为两界通灵第一人。她是娱乐圈拥有万千粉丝的国民女神,凭借美貌和演技两大杀器纵横娱乐圈。她也是阴阳两界通灵神相师,军队狡黠的特种兵队长。他出身权贵,是最年轻的少将,却步步紧逼:"女人,被我盯上,这辈子就只能臣服在我身下。"强者和强者的较量
ps:有点苏,望各位能体谅。
第1章 影后重生
乔夏冉从沉睡中睁开眼,浑身都动弹不了。天阴沉沉的,雨水落下敲打着地面,落在她的身上,冰冷刺骨。
她的五官非常精致,肤质细腻凝润宛如瓷釉一样,勾勒出流畅的线条。可是仔细看,却能看到半张脸上疤痕交错,可怖如同厉鬼。
她身上没有穿衣服,浑身上下都是触目惊心的痕迹,手脚皆断,下半身糜烂到几乎不能看。很显然,这是一幕被男人轮后的恶心场景。
“呵呵~~”
他们是不是以为她已经死了,所以才这么肆无忌惮地把她抛弃在荒山野岭中,身上还胡乱地盖着一张竹席。
世人永远都无法想象,这个曾经24岁就连夺三次影后桂冠的巨星乔夏冉,在事业最巅峰的状态为了丈夫息影,竟被自己的丈夫和情人联合利用,踩着她的名号站在了娱乐圈的巅峰位置。
乔夏冉不明白,叶墨寒为什么可以这么恨她,即使自己这么可怜地成为了他和那个女人的垫脚石后,却依旧要这么狠地报复自己。
大概,他们对自己的恨就是不死不休吧。
没人能想象她之前过着怎样的生活,她甚至跪在地上,干着这个世界最脏最累的活,可叶墨寒和乔安楚依旧不放过她。
“叶墨寒,乔安楚,我乔夏冉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乔夏冉的声音很轻,在黑暗绝望中带着令人胆颤的冷寒之意,仿佛是深入喉底的撕裂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在昏暗绝望中,她正在等待最终的死亡。似乎听到耳边传来一阵虚无的声响,有人在耳边说话,就像冰冷的机器一样。
“系统自动搜寻到了可匹配生物,滴,开始进行契合。
“宿主开始进行契合,滴,滴,滴……”
“美貌:1000”
“财富:0”
“演技:1000”
“通灵术:隐藏值。”
“星运值:20”
“附属空间:暂未开启。”
乔夏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像坠入了无尽的黑暗中,在迷雾中起伏跌宕。她像是做了一场无止境的噩梦。
噩梦中,竟重现了上一世的回忆。
“乔夏冉,冉冉我们爱你……啊……”
“夏冉,唯爱夏冉,唯冉不变……”
粉丝在场下为她疯狂地尖叫欢呼,她一袭裸色斜肩礼服走过红毯,在全球电影金奖节上签自己的名字。场景突然转换,眼前是叶墨寒和乔安楚在床上放肆纠缠的身影。
一地凌乱的衣服,足以显示这对男女有多心急。乔夏冉没有想到,她利用人脉帮叶墨寒成为娱乐圈的天王巨星,到头来却被他毫不留情地踹开。
“乔夏冉,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是你自己非要倒贴我。一个十七岁就和堂叔偷情的臭~婊~子,还真以为我爱收你这烂货?现在,你可以滚了。”
两个场景交相转换,不断地重复着,乔夏冉发出一声近乎痛苦的呜咽声。等她再次醒来,一道晨光从窗外*进来。
“滴,宿主体力不支,系统修复中……”
乔夏冉清晰地听到脑中冰冷的机械声音,额头渗出一股寒意。她不知道是谁在自己耳边说话,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乔夏冉努力想睁开眼睛,却没有力气挣扎。铺天盖地的数据信息突然涌入脑子里,就像机器在运转一样,各种数据在脑子里疯狂运转,乔夏冉甚至觉得脑子都要爆炸了。
这种感觉就像重生一样,有一阵暖流蹿了进来,乔夏冉感觉到那股暖流欣喜若狂地在她身体里流窜,这种未知的状况让人莫名害怕。
乔夏冉仿佛陷入了魔障中,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身体里的细胞和骨肉开始在缝合。她没有发现,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在奇迹般的愈合。
“滴,系统修复完毕。”
熟悉的天花板,熟悉的小床,她躺在天蓝色的柔软被子上。
事实上,乔夏冉已经醒了很久。她竖起耳朵听着屋外传来的声响,一双清亮至极的黑眸闪过古怪而诡寒的神色。
她颤抖着手伸到眼前,那是一双形状非常美的玉手,纤细而玲珑,粉嫩晶莹的指甲。恍如做梦一样,乔夏冉下了床,拿起桌上的小圆镜。
镜子里的少女看上去只有十七岁,却也已经生得明艳至极。巴掌脸非常小巧,似乎在黑暗中发出甜腻的香味,精致而流畅的线条绝美至极。皮肤光滑而细腻,琼鼻樱唇,那抹唇色好像朝霞一样不点自艳。
尤其是那双水润明亮的大眼睛,流淌着醉人的波光,活色生香。这样的绝美至极,还仅仅是朝阳初现的少女。
想当年,乔夏冉在娱乐圈有颜值第一美人的称号。
“呵呵~”
乔夏冉看着镜子里的少女,握着镜子的手指越发用力,直到变得青白。她重生了,重新回到了十七岁。
十七岁那年,她还跟着师傅在山水镇修行。
似乎觉得很好笑,乔夏冉的笑声越来越大,直到笑出了眼泪。这张脸还真是美色惑人,难怪乔安楚变态地毁掉她半张脸。
过去种种,好像一个噩梦一样。而现在,这个噩梦醒了。那个噩梦中有多痛苦多绝望,只有乔夏冉自己明白。
山水镇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地方,这里是一个重兵驻扎地之一。民风淳朴,军事驻扎重地没有给村民们带来很多的困扰,其乐融融日子过得倒也快活。
只是这地方,千百年来流传着古老的鬼神古怪的传说,因而在外人眼中打上了神秘的印记。
此刻正是凌晨时分,村民们依旧偶尔能听到外面整齐划一的脚步声。那是军人负重夜行的声音。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一朝重生,乔夏冉很清楚门外的人是谁。她放下镜子,重新躺在了床上。
“宿主,宿主,有不明物体靠近。”脑海中传来一个声音,不同机械的冰冷,反而有种萌萌哒的感觉。
“你是谁?”
乔夏冉想起来,在她陷入绝望黑暗中,也有陌生的声音在脑子里响起。
“你活下去的动力。”

精选评论

第2章 好久不见 于是,这个系统开始向她解释了现在的状况。原来这个系统是在第二个世界中进化而成,曾经沉睡了上千年,醒来时发现自己被封闭在了第一世界中,只有和人建立契约才能活下来。 而乔夏冉,刚好符合它的要求。 乔夏冉正在细细消化系统传达过来的讯息,系统又开口了:“你现在的星运值只有20,星运值就是我们共同存活的能量,如果星运值不能上升,将无法开启后面的重生旅途。” “如果不能开启,会怎样?” 系统:“我和你都会在这个世界上永远消亡。” 乔夏冉沉默了一会儿,眼前发生的事情的确有些不可思议,可她却又不得不信:“什么叫星运值?” 系统:“星运值是有关娱乐圈的数值,也就是说和娱乐圈有很大的关系,至于怎么让星运值上升,我也不知道。对了宿主,你可以叫我小天。我们可以用意念交流,加油哦!” “好,我知道了。”乔夏冉闭上了眼睛,自称为小天的系统君终于安静了。 敲门声在外面持续了很久,安静了几秒钟,门把传来了转动的声音。与此同时,房间里闪进了一个身影。 “嘿嘿,冉冉,我真没想到你居然会主动约我,看来小美人也是寂寞了吗?”一个猥琐的男声在乔夏冉耳边响起,不用睁眼,乔夏冉也能想象出这个男人油头满面大腹便便的模样。 耳边传来男人急不可耐的脱衣声,和前世一模一样。 堂叔,真的好久不见了。 乔夏冉几乎可以肯定,她重生在了十七岁意外落水那天。醒来之后,也是看到了脸上堆满恶心淫笑的堂叔扑上来。 就是这一天,让她后来的命运开始慢慢走向了悲剧。 黄有德淫笑着靠近,那股浓重的烟味和汗味狐臭混合在一起,发出糜烂至极的气味,让人几欲作呕。 乔夏冉突然睁开那双风华万千的眼眸,她眼底的黑暗铺天盖地涌过来,抬脚一下踹在了黄有德的脑门上。 就这一脚,黄有德只来得及哀嚎一声,直接倒在了地上。乔夏冉面无表情的起了身,缓缓勾起唇角,致命的危险,如同曼珠沙华。 偏偏黄有德比较倒霉,一脚没有完全晕死过去。乔夏冉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再次抬脚磕在黄有德的额头上,和先前踹上的地方分毫不差,力度却大了不少。 黄有德疼的要命,直接晕了过去。 乔夏冉笑了笑,直接从男人肥胖的身体踩过去。大概是肉多,脚下软绵绵的感觉真好。乔夏冉很有兴致地再次回踩了好几遍,黄有德就连晕过去了都还忍不住在梦中哀嚎出声。 上一世,黄有德虽然也没有得逞,可是他衣衫不整地从房间出来的消息经过乔安楚“无意中”透露,她勾引堂叔的丑闻也一传十十传百,几乎整个山水镇的人都传遍了。 乔夏冉似乎玩够了,才抬脚踩在了地上,将地上早已无声息的肥胖身体踹进了床底下。时间上几乎是分秒不差,房门一瞬间被人破门而入。 “冉冉!”随着这一声,乔安楚推门而入。乔夏冉目不转睛,那双黑到极致的沉静眼眸很轻地眯了一下。 眼前的女孩唇红齿白五官精致,只是眉宇间那股傲气显现无遗。十七岁的模样,一头柔软的长发垂在肩头,清丽可人。 再见时,她的容貌比重生前要稚嫩不少。乔夏冉不会忘记她是怎么踩着自己上位,又是怎么心狠手辣地害死了自己。 乔安楚一进来,一双眼睛开始在四周搜寻,好像在找什么。乔夏冉当然知道她在找什么,只可惜,黄有德早就被折磨得无声无息,在床底下晕死过去了。 “安楚在找什么?”乔夏冉故意提起,乔安楚没找着人,听着乔夏冉清丽而慵懒的声音,她脸色不太好看,却还是被掩饰了过去。 “没什么,只是先前堂叔说来看看你,怎么现在没看到他的人影?”乔安楚眼神有些怀疑地看向乔夏冉,她耸耸肩无声地笑,“我也不知道啊,我也一直没有看见堂叔的身影。” 重生了一次,乔夏冉非常清楚,堂叔之所以敢胆大包天进自己的房间,无疑是乔安楚在背后搞的鬼。 少女刚刚醒来,明媚的双眼似乎沾染着万千风华,轻轻打了个呵欠,浑天而成的贵气让人无意中形成一种自卑。 乔安楚一下子挪不开眼,心底那股嫉妒一点点在上升。虽然同是师傅门下收养的弟子,可乔夏冉打小就在他们一群人中与众不同。 村里镇上的孩子都灰头土脸,一身土气的衣服加土气的打扮,可乔夏冉一身素色裙子,皮肤白皙透亮,扎一个简单清爽的马尾,在几个土孩子们中间显得格外亮眼。 乔夏冉于他们,就像一只高贵的天鹅养在了一群野鸭中间,不管是美貌还是神韵,似乎天生就是被仰望而羡慕的。 这样的认知,乔安楚当然不服气。 随着门发出嘎吱声,叶墨寒手上端着一碗中药进了房门。他长着一张及其俊秀的脸,阴柔邪魅几乎到了一种极致,勾勒出一张俊美无俦的脸。 可他的气质却是温润如玉的,和长相形成一种极端,却并不违和。 “夏冉,你终于醒了。” 二十岁的叶墨寒,好久不见了。 乔夏冉笑了下,垂下眼眸掩盖住滔天的恨意,只是随意地嗯了一句。 听到乔夏冉只是冷淡地“嗯”了一声,叶墨寒和乔安楚都有些意外。 谁不知道乔夏冉可是非常喜欢叶墨寒的,师傅门下有四个弟子,除了他们三个还有大师兄沈思辰。 叶墨寒和乔夏冉,沈思辰和乔安楚,是所有人公认的两对情侣。叶墨寒放下手上的药,神情有些无奈:“夏冉,你是在怪我吗?怪我没有救你而去救了安楚?” 这次意外落水,其实是乔安楚和乔夏冉一起被河水的急湍卷落了下去。沈思辰喜欢乔安楚,自然去救了乔安楚。可乔夏冉没想到,叶墨寒居然也跳河去救乔安楚,却把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留在河里。

我是清晨呐 0

相关内容

天天被小姑儿子气的冒烟!这不是我生的,教训不了。 天天跟水过不去,院子里地就没干过,没注意就打开水龙头玩,发现了就跑,躲厨房开水龙头玩,要么去厕所开水玩儿。天天不穿鞋到处跑,又玩水,脏兮兮的转身就到床上蹦跶! 我锁房门,他就去跟公婆告状,说我锁门不让他进去, 进去我是真受不了,到处瞎翻,丢东西,床上蹦跶,越不让他干越干的起劲,还以为跟他闹着玩儿,气的我肝痛。 一个月,因为他玩水的水费就得几百块了! 公婆只要他不哭,说他可怜。啥都随着他! 这是在这没水塘,要是有水塘,就这爱玩水不受教的性子,还得了! 看着嚯嚯家里东西,最后还是我们出钱,又不能真的教训,憋的郁结! 谁打他,公公都横眉冷眼的。 有一次,他爬桌上玩电扇,摁灯玩儿,女儿她爸跟公公怄气,狠打了一顿。婆婆跟我告状,心疼的要命! 活该,全家也就只有女儿她爸敢在他嚯嚯东西时动手!

我的奇葩婆婆 3

本人小职工一枚,平时月收入1万左右,因为上个月绩效好,外加其他月的补助,所以月赚2万多块,很开心,于是跟老公说了,没想到过几天婆婆问我老公我的收入,老公于是就把最高的这次告诉了我的婆婆,婆婆误以为我月月这么多,前两天问我这事,我虽然解释了,但是也不知道婆婆相不相信,于是,我很老公理论,你可以告诉婆婆我的收入,但是没必要说最高的,老公很生气,不明白他为什么错了,在我认为,如果家长问起,你可以说的比正常的少一点点,毕竟每个人都有开支,现在年轻人比老年人生活开支大,一些开支老年人很不理解,保留一点点收入是应该的。

我的奇葩婆婆 4

今天去村里婶婶家里玩。碰巧她在晾衣服,收拾了好多他孙子的衣服给我。上次给了两件毛衣还狠心给孩子洗洗放起来了今天又给了好多外套,还有件棉衣一套棉衣。好喜欢,今年又可以少给他买好多衣服。这是他儿媳妇响应国家号召去摆地摊进的,衣服卖不出去啦,也不想卖了,就放在家里了。问我要不叫我就买了两件。其实也不是很喜欢但是他一直给我推,好吧,拿两件不过钱还挺便宜的,两件衣服才40块钱。

我的奇葩婆婆 1

今日热点

如果你老公每天给你一万块钱,但是没有夫妻生活你愿意吗?我老公就是这样的,他不行,但是有钱,我就嫁给他了,可是新婚夜晚上,他竟然这样对我。。。圣洁烂漫,连空气都弥漫着花香的礼堂里面,苏汐挽着父亲的手慢慢的走了进去。 耳边却一直传来苏父的叹息声,苏汐侧头看了一眼,苏父的眼红红的,仿似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一般。 苏汐无奈的在一旁提醒道:“爸,注意你的表情,好歹是结婚,开心点。” 可是苏汐越是这么说,苏父就越伤感,都怪他,要不是他生意严重亏损,也不至于让自己的女儿踏上这样的不归路...... 婚姻原本就是大事,所以婚礼向来是受人祝福的。 然而,此刻的苏汐没有感受到一丝祝福,那些宾客嘲讽的目光盯着她,如同看笑话一般,好像她每走一步都是讽刺似的。 “谁不知道江宇之身体有问题啊,连一个真正的男人都算不上,这女人嫁给他,除开为了钱,还能是什么啊!” “听说是家里面破产了,这才卖了身的。” “还不是不要脸,我就算是破产了,也不会嫁给这种男人,嫁进去和守活寡有什么区别,真的是下贱。” 苏汐听到那些宾客毫不忌讳的说着这些,大概就是故意让自己听见的吧,忍不住瞟了那些说话的人一眼,心里面却是翻着白眼。 这婚礼没什么不好的,而且江宇之还是个不行的,碰都不会碰自己,这买卖,她觉得划算。 就在这个时候,音乐一下子响起来了,苏汐抬眼望去,只见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站在那里。 她咽了咽口水,看到江宇之那张脸的时候,瞬间惊艳到愣住了。 哇......这五官就跟艺术品一样,似乎是经过了精细的计算和雕刻似的,配上脸型和轮廓,简直是惊为天人。 苏父也看了一眼,感叹这女婿长得真出众,可是这有什么用,还不是不能人道,想到这里,眼里的惊艳散去,又低下头重重叹了一口气。 江宇之站在那里,看着那个穿着白色婚纱的女人走向自己,嘴角带着一丝不屑的冷意。 江北市所有的女人都不会想要嫁给自己,这个为了钱嫁给自己的女人,大概此时心里面是满满的委屈和不甘吧。 然而在苏汐看到江宇之的时候,为了表示自己的友好,苏汐倏然笑了笑,眼睛里面就像是有星星一般闪耀着。 江宇之微微一愣,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苏汐一下子揽上了江宇之的胳膊,在江宇之的耳边说道:“你好,我叫苏汐,以后我们要好好相处哦!” 江宇之嘴角抽了抽,看了这个女人一眼,看来,这个女人比起其他的女人更可恶,毕竟其他的女人喜欢钱以外,还会在意一下自己的幸福,而这个女人,怕是都掉进钱眼里面了吧,她看自己的时候,会不会就像是看一堆行走的人民币啊?所以才会笑得那么灿烂。 一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江宇之的脸色一下子黑压压的,看起来很不好。 苏汐疑惑,难道自己说错话了?他脸色怎么突然那么难看,不过人长得真的是好看啊,对着这张脸,肯定很下饭吧! ...... 结婚典礼结束以后,苏汐便被带到了江宇之的公寓里面,公寓很大,却很空荡,听说是因为江宇之喜欢安静,所以没有和江家的人住。 其实江北市的人都知道,江宇之虽然是江家的长子,还是江氏集团现在的总裁,不过却并不是江氏集团的继承人,毕竟一个无法传宗接代的男人,怎么可能做什么继承人。 苏汐看着这个公寓嘟了嘟嘴,这公寓搞得就跟样板间似的,一点生活气息都没有,所以她都在怀疑江宇之真的住在这里? 她换上了自己的家居服,懒懒的躺在沙发上,虽然今天是她结婚,可是心大到好像和自己没有啥关系似得。 她从小是被老爸带大的,所以只要老爸平安无事,她在哪里都觉得没有压力。 今晚上江宇之大概是不会回来的吧,毕竟洞房什么的,和他又没有什么关系! 苏汐愉悦的吃着薯片,看着电视里面的喜洋洋和灰太狼,在那里笑弯了眼睛。 突然听到门碰的一声打开,苏汐拿薯片的手一抖,那些薯片一下子洒了不少在身上,而江宇之站在门口,看着苏汐那副邋遢的模样,脸色沉了沉。 “你怎么......回......回来啦!”苏汐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赶紧掸了掸衣服。 “洞房夜,我回来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江宇之冷笑着说道,嗓音低沉带着一丝微哑,竟然是意外的好听。 苏汐呵呵笑了笑,眼睛却不自主的瞟了江宇之几眼。 洞房夜好像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吧...... 温馨提示: 喜欢这篇文章,点击右上角心形,收藏后便于下次阅读哦!

我的生活是本书 114

吃货随手拍 1

今天包饺子吃,早上起床去买饺子皮,猪肉,现在的猪肉又涨价了,30块一斤,买了两斤着60块钱,打的肉沫,回家开始包饺子。买的方形的云吞皮,小宝贝喜欢吃,每天要吃8个这样的小云吞,还有大的是我们大人吃的,老公可以吃26个[笑哭][笑哭][笑哭][笑哭]我只能吃7个,他吃一餐我吃三都吃不完,大宝可以吃9个[笑哭],包完放冰箱,想吃的时候再拿出来煮就可以了这是大宝切的哈密瓜,就我和她吃,老公带小宝贝睡觉了大宝她们成绩下来了,但是老师没有公布,说的教育局不让,我也不知道考了多少分,大宝成绩基本是中上等把,这个学期整体没有考好,作业都好多,还好假期没有给她报英语补习班,不然真的是比不放假的时候还累,因为她还要去学画画,然后数学老师明天晚上还在钉钉上课,然后还要每天完成作业,时间也是安排得紧紧的,不得不说她们数学老师真的是挺负责任的,假期了还愿意花时间给学生补课,而且是她们马上4年级了就要换老师了,下半年她们会重新分配班级和老师

生活 7

杭州灵隐寺这个地方风景也是挺优美的。只可惜的这个地方,不管去哪个寺庙都要给钱。他还要另外再收门票。灵隐寺。真的好大好大哦。一大早的时候我们玩的是西湖,中午的时候赶到了灵隐寺。我们也走进了吃食一条街。这个地方可以说吃的品种真的好多好多。反正你只要有钱,那地方什么样的口味什么样的东西都能吃到。一路走,一路看,一路拍。拍下了风景,留下了回忆。等以后翻开这篇日记的时候,我也能知道我去过杭州玩过了。不管到什么地方,我感觉都是人满为患。杭州这地方人真的旅游的人实在太多太多了。你看看这个手炒茶叶师傅是不是挺会享受的,手上在炒茶叶,背后还有人跟他按着肩?杭州的茶叶确实也是挺有名气的哦。但是我们只是看看。图文原创。@芯昕新

旅行攻略 1333

今天差点冲动跟他见面了。都把位子发过去了他也来了。最后我还是没有出现。他说我不把他当人看。叫我以后不要这样玩他。他说就算是动物就算是玩偶也不能这样玩吧!搞得我又觉得好笑又有些害怕。又有点想去见他又不敢见。就是好紧张。最后也没见。他说看在他找了半天房子晒了半天的份上叫我出现一下。见一下也行。我还是没有出现😂😂😂哎哟真的是有点冲动想要玩一下了。最后还是没有那个胆啊!问他还要不要找房子他说要找[笑哭][笑哭][笑哭]男人啊!有时候觉得没得到的时候跟条🐶似的。一得到呢就……哎……人啊!就要现实一点。

生活 3

我的美妆用品 86

和老公做.很干几乎没水.提不来兴趣咋办。

我的夫妻生活不和谐 20

老公今天上去首都了,说去谈谈敲定农场的事情。店铺觉得暂时还是不卖了。那天晚上开了一百万的价格,邻居同意了,他们要买,人家兄弟姐妹都在这里,几家凑凑一百万也不算什么,我们卖了就没有收入了,虽说卖一百万,外面的货款都要四十万也剩不了多少钱。店里货太多了,一百万也没有挣钱,差不多就是成本。 老公说找他老表借,那我就不管了,他只要不动房子和店铺,借到钱算他的本事,关注我之前的小主知道,之前老公已经买了一个农场了,也是和他表弟合伙的,他这个人想一出是一出。我现在要是不带孩子就守着现在这个店铺就好了。可是带着孩子我也没办法看店,他说带上去我也不放心,昨天买了三斤的香蕉他一次性就给了孩子们了,结果早上小儿子就拉了三次肚子了。[笑哭][笑哭]早晨出来上班的时候我电压力锅就压好了稀饭交代阿姨中午让孩子们吃稀饭。最近都是我在看店,他在家和阿姨一起看孩子,有时候店铺有事他过来一会儿又回去。前天买的西蓝花他也不煮给孩子们吃。很多时候我回去就看见他们三个人一人一台手机在看。 我现在也是两难啊,卖店上去担心没有收入家庭开支都成问题,不卖店他要买了农场也忙不过来,他搞农场我看店孩子们顾不过来,就他带孩子那态度,孩子们跟他上去我也不放心啊。现在就祈求他和表弟谈崩了,人家农场不给他吧[笑哭][笑哭][笑哭]

我的再婚生活 10

巴啦啦下载